腦機界面真的適合玩游戲嗎?

腦機界面真的適合玩游戲嗎?

來源TGBUS原創作者weiming2020-02-02 07:12

腦機接口本身,無疑是尖端的科學

今天,玩家遇到自己不擅長,玩不好的游戲,會說自己是手殘。如果,將來使用腦機接口的游戲流行開來,遇到不擅長的游戲,玩家會不會說自己是腦殘呢?

腦機界面真的適合玩游戲嗎?

關于使用腦機接口的想象,玩家們應該非常熟悉了。從《黑客帝國》,《阿凡達》到《頭號玩家》,從腦后插管,虛擬座艙到明顯和現實不太一樣的VR頭盔,他們總可以讓你置身于另一個世界中,體驗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。你的感官,知覺,思考,行動,各種各樣的能力都能被完美地替代或者欺騙。這與其說是對技術的某種想象,我倒覺得更像是為了講故事、喚起情感方便而使用的一種手段,性質和穿越轉生小說里面的菜刀貨車差不了多少。畢竟,幻想作品嘛,直達目的就好。

腦機界面真的適合玩游戲嗎?

▲插管多是插脊柱,插頭頂估計視覺上不好看。

不過腦機接口本身,無疑是尖端的科學。因為人的存在是物理的,神經細胞處理傳輸各種化學和電信號,讓我們完成日常的行為和思考。這個過程總是可以分析理解,然后再做點什么的。所以,直接讓大腦“看到”畫面,“聽到”聲音;把想象直接轉化成具體的聲音畫面;讓大腦像控制自己手腳一樣直接控制外部的各種設備;  甚至說把思維直接灌進別人的大腦,這些都是存在可能性的,甚至部分已經成為了現實。不過,對于玩家來說,這樣的接口真能帶來幻想作品那樣的改變嗎?那樣的改變對游戲本身有意義嗎?

首先,腦機接口有一個侵入性的問題。為了獲取到大腦活動的信號,你總得采取某種手段。比如在頭上貼一堆電極的腦電圖方式,這個不需要動手術植入元件,沒有侵入性,但信號本身的精準度并不高。磁共振成像的方式也不需要動手術,但設備體積不說,躺著不動,6秒的延遲顯然玩不了很多東西。如果在大腦表面安放電極,把電極插入腦內,就可以讀取到更快更精確的信號,可也稱不上完美。我相信,人們肯定不會為了玩游戲去做腦部手術。當前即便是帶頭盔的VR,也因為使用便利性的原因攔住了部分用戶。除非在未來這是種強制要求?,F在使用高侵入性腦機接口的人群多為殘障人士,對他們來說,這屬于不得已的替代方案。

腦機界面真的適合玩游戲嗎?

▲即便是戴VR頭盔也有人嫌不方便。

就算人們找到了足夠好的采集傳輸的辦法,接下來就是效率的問題。人們對于用想象控制設備本身,有種“心想事成”的印象  ,這包含了對效率的很高期待。甚至說,是跳過了效率,直接要求結果。你顯然不可能只通過想象“我操作飛機通過系列高速機動順利擺脫了敵人”,“紅血的兵全部撤到安全的地方”,就實現這樣的結果。這些都只能說是意愿而不是具體指令,如果真能做到,那也是機器自動操作的結果。由于目前我們對思維的認識還不夠多,要識別出你的大腦指令,還需要大量的機器學習,并且容易失效。要輸入文字,你還是得在腦子里面組織你的詞句。要控制機器人前后左右運動,你還是需要做大量的想象練習。至于不是通過心中的話語,不是“向上”“向下”的念頭,直接控制腦波實現效率遠超當前各種控制手段,至少短期還看不到實現的可能,也許永遠也不會有實現的一天。

腦機界面真的適合玩游戲嗎?

▲人沒有四只手,用腦機界面能不能控制兩個手柄?

關鍵的問題還是,腦機界面,還有人們對腦機界面的想象,是不是和玩游戲,獲得游戲樂趣有底層的沖突?如果說體育競技不需要實際去跑去跳,直接站儀器上面監測體重,肌肉橫截面積,血氧之類的指標,就判定金牌銀牌,這比賽肯定就沒人關注了。游戲必然是需要操作這種行為的。放寬一點想,通過人體天生的結構,讓大腦控制手腳去完成操作,和通過外部手段,讓大腦控制外部的設備,也沒有本質的不一樣。如果技術不完善,用大腦直接控制效率不如手腳,我們自然沒有理由特意去用它。如果這種控制,實際上變成了機器更主動地去猜,去理解人的意圖,問題就變成了,這樣好玩嗎?有挑戰和競爭的意義嗎?很多時候,人們都有反應跟上了,但身體沒跟上的感覺。但這種感覺差和發揮的偶然性,不正是樂趣的來源么?

至少,敘事類的游戲對操作沒有高要求,自然交互界面的發展就能滿足需求,刻意去使用腦機接口意義不大。如果說大腦控制外部設備的表現持續發展,也許會有部分針對這種控制方法專門去設計的游戲推出,而并不是在傳統的游戲中,使用腦機接口的選手碾壓傳統選手這種形式。

作為尖端技術,腦機界面能在航空航天,醫療生產等場合發揮作用。不過在面向大眾人群,滿足一般娛樂需求的游戲市場,這種技術也許還真不是那么容易鋪開。至少,不是以玩家們過去所想象的那種形式。

回到頂部
四川快乐12综合走势图 明日必涨股票推荐 极速赛车10码刷水 十一选五走势图浙江 体彩6十1最后一位中了 持仓价 股票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闪牛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计划 与军工b有关的股票